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专题 > 昌吉州“国际档案日”宣传专题 > 档案故事 > 正文
维吾尔族农民收养汉族女婴 阜康市档案局(馆)
 来源 昌吉州政府网  时间 2017-06-08 12:36:10  阅读
来源: 昌吉州政府网 时间: 2017-06-08 12:36:10

她叫阿瓦汗,是阜康市九运街十运村的一名普通的维吾尔族农民,73岁的她,40年如一日,含辛茹苦养育着有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汉族女婴。

1968年2月,正是数九寒天,一位解放军战士在阜康县医院附近的一个厕所里发现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婴。于是,解放军战士从粪池里捡起了这个女婴,孩子手脚冰凉,嘴唇发紫,呼吸微弱。战士把孩子交给了医院,经医生抢救和精心护理,这个孩子居然逃脱了死神的魔掌。后来,医院的一位医生收养了这个孩子。到了孩子四个月的时候,这位医生却想把这个孩子送人。当时,阿瓦汗和妹妹来到县医院,看到四个月大小的孩子瘦得皮包骨头,小嘴没有一点血色,她担心孩子能不能养大。妹妹说:“我们家有羊奶,好好喂可能会好起来。”阿瓦汗接过襁褓中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从此,这个不幸的汉族女婴就和阿瓦汗一家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她有了一个比亲妈还亲的维吾尔族母亲。

阿瓦汗把孩子抱回自己母亲家里精心喂养,小孩的眼睛睁开了,黑亮黑亮的,全家人高兴极了,给孩子起个名字叫“阿贝比汗”。小阿贝比汗身体虽然有所好转,但是经常得病。一年间,为了给孩子看病花去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而更令人担忧的是阿贝比汗近一岁了还不会坐。阿瓦汗心里焦急万分,带着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说可能是软骨病,开了补钙药品,让回家好好补养。为此,家里好吃的东西都给了女儿,希望她早日能站起来。谁知厄运又一次悄悄地降临在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1970年,无情的病魔拆散了这对恩爱了13年的夫妻,夺去了丈夫阿合买提年轻的生命。这一年,阿瓦汗才31岁,女儿也才1岁半,且不能爬不能坐。面对两位亲人的相继离去,阿瓦汗曾经想到过去死,可是当看到年幼的阿贝比汗,她无法割舍那份牵挂,她也不愿让女儿再次失去母亲,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从此,她背着女儿到外面去拾柴草、放羊,肩负起这个不完整的家庭的一切。尽管好心的亲朋四邻伸出了援助之手,可是别人的关心毕竟无法治愈小阿贝比汗的疾病。为了生活,也为了给女儿看病,家里值钱的物品和羊只一一被变卖了,只留下一只奶山羊为阿贝比汗挤奶喝。冬天来了,阿瓦汗就把自己结婚时的衣服一件件拆开给女儿做衣服。夜深了,她把女儿放在炉火旁,自己拿着针线做活。丈夫去世三年后,家里只剩下一张床、两床被子、结婚时用的箱子和几件生活炊具。有时,家里没有吃的,她就向生产队借。有时没办法就背着女儿往妈妈家跑,这段路有十多公里的路程呀。一年冬天,家里没有炭烧了,阿瓦汗一早起来,包好孩子就赶路。一路上,她走一段,歇一会儿,累得身体发虚汗,两腿发软。直到中午,才赶到母亲家。一进门就给孩子找吃的,喂完孩子,自己却倒在床上睡着了。

当时,阿瓦汗的母亲家里还有五个未成家的孩子,家庭状况也很困难。有人就劝说阿瓦汗:把孩子送给别人吧!自己再重新找个人家,安稳下来。何必苦自己呢。可是她就是不肯,她说:“让我把阿贝比汗送人,我怎么忍心?她不会坐、不会说话。别人能照顾好她吗?”就这样阿瓦汗独自一人照顾女儿三年多。三年里,她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付出了百倍的艰辛。是她的善良感动了周围的人们,也感动了一位维吾尔族青年,他就是阿瓦汗现在的丈夫玉曼。1973年,经人介绍阿瓦汗认识了玉曼。阿瓦汗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希望玉曼能慎重考虑。玉曼说:“我家里也很穷,只希望找一个勤劳善良的人做妻子。”两颗坦诚的心就这样慢慢地靠拢在一起。就在结婚之前,阿瓦汗又问玉曼:“你不后悔?”玉曼说:“我不后悔。”阿瓦汗接着说:“嫁给你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对孩子要好。”1973年9月,两人举办了婚礼。从此,阿瓦汗和丈夫玉曼共同肩负起抚养女儿的重担。半年后,也就是1974年的春天,夫妻二人又抱着6岁的阿贝比汗到乌鲁木齐市一家医院看病。经医生诊断:阿贝比汗的脊椎骨早已摔断,骨髓神经严重受损,可能一辈子也站不起来了。此时,阿瓦汗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回来后,夫妻二人依然没有放弃救治女儿的希望。为了家里能有钱为女儿看病,玉曼去了十运大队煤窑干起了挖煤的活。到了女儿8岁那年,阿瓦汗在妹妹的陪同下,凑了一部分钱,来到乌鲁木齐市一家大医院继续给女儿看病。经X光机拍摄脊椎影片,医生诊断:阿贝比汗腰脊椎自幼断裂,骨节错位,中枢神经损伤严重。智力残疾一级,身体残疾一级。阿瓦汗听到这儿,心里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默默回到家,看着女儿弱小的身体,她心里很难受。可是作为母亲,她依然细心为女儿按摩,精心呵护,耐心地照顾着女儿。试想,人世间能有几位母亲照顾孩子像照顾一个婴儿一般喂吃喂喝、含辛茹苦十多年?

当女儿长到10岁的时候,有一天,阿瓦汗正在忙着做饭,突然听到一声呼唤。阿瓦汗以为听错了,回头看见女儿的两只眼睛直望着她,小嘴在一动一动,用喃喃的声音说着:阿帕(妈妈)。是女儿在说话呀!女儿会说话了!从未有过的喜悦伴随着十多年的辛酸和泪水一起涌上心头!她紧紧地抱起女儿。阿贝比汗会说话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为阿瓦汗的付出报以赞扬的目光。在她的精心呵护下。阿贝比汗渐渐地头能抬起来了、靠着被子能坐一会儿了、能说简单的日常词语、能听懂大人的谈话了、会笑了、也学会发脾气了。这一历程在一个正常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至多也就一两年。而阿瓦汗的养女却走了10年,没有伟大的付出,没有细心的呵护也就没有这样的结果,甚至没有阿贝比汗的生命延续。

玉曼自从选择了阿瓦汗,就把阿贝比汗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为了给女儿治病,他下过煤窑,一天一干就是8个小时。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他家有12亩责任田、4亩承包地,全部靠玉曼一个人打理。有时夫妻二人把女儿抱到地头,边劳动,边照看孩子。40多年来,这对维吾尔族夫妇共同养育了他们的汉族养女。不幸的阿贝比汗有幸遇到了一个好阿大、一个好阿帕。40多年的时间,是阿瓦汗给了这个汉族女婴整个生命,是她用伟大的母爱为阿贝比汗撑起一片绿荫。阿瓦汗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人们:残疾人同样需要关心,需要爱。同时,也展示了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和友谊。于是,他们给女儿更名为“阿比古丽”。

1997年5月,阿瓦汗作为新疆代表团一名代表,参加了全国第二次残疾人自强模范与扶助残疾人先进表彰大会。阿瓦汗的感人事迹震动了无数人的心。全国残联主席邓朴方为之感动,流下了两行热泪。阿瓦汗参加完全国第二次残疾人自强模范与扶助残疾人先进表彰大会,又特邀参加了座谈会。阿瓦汗本人受到江泽民主席的亲切接见。江泽民主席与她亲切握手,并高度评价阿瓦汗:特别给我一个感觉,就是我们各民族之间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阿瓦汗你看到一个汉族残疾小姑娘能收养下来,度过30年艰苦岁月,太感人了。你对这个小姑娘比亲生的还亲,你给她起名阿比古丽,她是民族团结之花。

表彰大会上,国务院残疾人工作协调委员会给阿瓦汗颁发了荣誉证书,上面写到:阿瓦汗同志发扬社会主义的人道主义精神,理解、尊重、关心、帮助残疾人,支持残疾人事业,为残疾人服务,做出显著成绩,特授予“全国助残先进个人”。

当人们问她:这么多年,你们能挺过来,靠什么呀?阿瓦汗深情地说:是因为我们国家好,我们社会主义制度好。若是在旧社会,阿比古丽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一件事,特别是党和国家给了我那样高的荣誉。政府每年都来看望我们,每次我心里都感到很温暖,我非常感激党和政府。

人们无法感受她们母女之间的深情,但是钦佩作为母亲的阿瓦汗,她将一生的、无私的、伟大的母爱给了一个汉族女婴。就让我们记住这位维吾尔族母亲的名字——阿瓦汗!让我们默默地祝福她们:好人一生平安!

相关文章推荐
文章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