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专题 > 第十一次党代会 > 州党简史 > 正文
“文化大革命”的结束
 来源 昌吉州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时间 2016-09-23 18:30:47  阅读
来源: 昌吉州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时间: 2016-09-23 18:30:47

1976年1月至9月,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逝世,昌吉州各族人民陷入巨大的哀恸之中,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的担忧溢于言表。10月6日,党中央一举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社会主义中国。10月1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中共中央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后,全州各地广大人民群众奔走相告,无不兴高采烈,人心大快。10月20日前后,昌吉州和各县的各族军民分别举行盛大的集会游行,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至此,一场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但“文化大革命”给昌吉州带来的深重灾难和严重困难局面并没有随之消失,各种问题堆积如山,昌吉州党委面临的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复杂。“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如何彻底揭发批判“四人帮”的罪恶,肃清“左”的流毒和影响,实现拨乱反正;如何迅速扭转困难局面,实现全州安定团结,恢复和发展自治州国民经济。这些紧迫而重大的任务,摆在了州党委和全州人民的面前。

持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使极“左”思潮在昌吉州占了统治地位。长期的动乱,使党的基层组织和基层政权受到极大削弱。民主和法制被肆意践踏,经济和生产受到严重破坏。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空头政治的影响下,昌吉州农牧业生产一直徘徊不前。曾一度出现滑坡倒退的局面。历来向国家上调粮食的昌吉州,粮食总产由“文化大革命”前1965年的2.06亿公斤下降到1974年的1.59亿公斤。1974年吃国家回销粮3 500万公斤。农村年口粮标准最低者仅125公斤(原粮)。吉木萨尔县东风公社等个别生产队村民由于营养不良,发生了浮肿病。畜牧业生产严重受挫,全州各类牲畜存栏数从1965年的21226万头(只)下降到1975年的18245万头(只)。“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使昌吉州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遭受了巨大损失。但由于有一批像吴鉴群等党的优秀干部和广大党员对“文化大革命”的坚决抵制,有勤劳淳朴善良的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事业的热爱和支持,才使“文化大革命”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而且使某些方面,如农业基础设施,地方工业等有了若干进展。历史将会记住,在十年动乱的日子里,即使是武斗最厉害的时候,仍有不少的党员和干部,不顾自身的安危,坚守在自己的岗位,继续兢兢业业地工作。特别是一些受到批判甚至被揪斗的领导干部,仍艰难地履行着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全州商业工交战线的职工,始终坚持生产第一线,煤矿的镐声未停,客运班车照样开动,商店、粮店天天开门,从而保证了广大群众基本生活资料的供应。尤其是全州广大农村群众,不论时局如何动荡,也不管哪一派在掌权,照样春种秋收,照样年年向国家交售爱国粮,这些党员、干部、工人、农民及广大人民群众,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正是这些“脊梁”,背负着沉重的历史艰难前行,抵消着十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巨大破坏和损失。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探寻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努力走入歧途的结果。历史已经证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使我们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的社会动乱。它对全党、全国人民来说都是一场灾难,一场浩劫。它的结束,是党心民心所向,是历史的必然。“文化大革命”又以其独特的方式,猛烈冲击和深刻动摇了它赖以发动的基础和原因。它使各种“左”的错误,过时的观念,以最完备、最极端、最集中以至最荒诞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从而是使我们能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认识其本质和起源,有可能对束缚着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那些“固定观念”提出大胆的怀疑和否定,引发了一场持久的、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它以长期的动乱和空前严重损失的后果,提醒和昭示着后人和来者,永远不能让这种悲剧重演!“文化大革命”十年,我们的确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从长远的眼光看,它作为最大的历史因果链中的一环,作为一个不正常时段的结束和新的历史时期的开端,则预示着我们发展的明天。

相关文章推荐
文章关键词